溝通這檔事?!----之Lina說書蒼月流讀書會有感



今天參加了Lina的說書會2,讀蒼月流的《新‧戀愛般的SM術》的第二章後段及第三章全。第三章標題是「主從關係」,在整場聽下來之後我認為在講的是「關係這檔事」,當然這邊所談的關係是SM有關的關係。在其中也不斷地提到「溝通的重要性」,因此我想寫一篇關於〈溝通這檔事〉的想法。


首先看看蒼月流所談的關係,我大致將他分為傾向的不同(SM/Ds、奴隸/寵物)、SM與戀愛到婚姻、如何當S/找到夢想的奴隸。

蒼月流對SM的態度是「即使您有不同的想法或嗜好,只要不是犯罪,只要有取得同意,就請不要否定他人」。對於傾向無論是SM/Ds或奴隸/寵物,他都認為這不是能夠一分為二的事情,有人同時符合兩者,也有是單獨成立的。應該要把握傾向,考察之後再進行相對性的處理。(差異這裡略,詳見書)。

同時間蒼月流擁護著「戀人般的關係進行SM也沒什麼不好」的觀點,因此他把主奴關係帶入了戀愛關係的互動來比較。他提出相同的地方在於「愛情是必須的」,不同的地方在於他認為主奴關係更多的是非日常、不對等的部分。而在他的經驗中主從結婚幾乎是無法的,最多僅能維持三年。(可能是因為日本文化),最終都會被生活所影響(除非S有龐大財力)。但是蒼月流認為「SM和主從是不同的東西,就算主從無法,但結婚生活中,可以像做愛一樣,SM仍可當成性的連結存在」。

蒼月流認為「主人是,只有妳相信時才會存在的東西,像妖精般的東西」,換言之主人的價值是M賦予的,「主從關係是,一開始因為服從方有想法才會成立」(但我也認為關係是互相的)。如何當S,蒼月流建議支配方應該要有態度,除了從容之外,也要「持續的做為足以匹配當成支配者的人而不斷努力」。而夢想中的奴隸是「不存在自然界裡」可以自己養成。

除了心態轉換(達成「把那個人當作精神支柱,正是因為和他有關係,即使不見面日常生活也能發光」)之外,在關係中的溝通是良方。「不管戀愛或主從關係,都應該為了讓自己幸福而活」。

----

既然溝通如此重要,就像蒼月流也提到的主人是人。我認為人做為主體這件事,應該跟主人這樣的角色身份一樣重要。既然是人,了解對方的性格,找到適合溝通的方法也是非常重要的,一個適用的方法,對另一個人未必有效。溝通應該是一件量身打造的事情,要重視每個人的差異性。

我僅以我個人的經驗或讀書會的心得做分享,可作參考但未必是唯一方式。如何好好的溝通?首先S應該要建立一個溝通的機制,讓M可以分享自在的分享,有可能是設定一個固定的時間。假使S沒有給予一個足夠信任的溝通環境,M除了被動接受之外,也可以試試主動出擊,創造溝通的環境,自己建立自己的安全感。

如果是重大的事情,我的溝通方式是希望用三明治法,有一個好的opening當作開頭。讓人有想要繼續看下去的感覺。以我的經驗來說,如果對方在想要跟我談談的時候,無論內容是什麼,加上可愛表情符號,好感度會瞬間up up許多。

如果是我開口的話,我會先讚美對方或者道歉,先說點好的,把接下來想說的東西摘要一點點,還有最終的結論(我還是很喜歡你)放在第一段。之後在從一舉例,如果對方喜歡條列式,那可以分點論述。這部分我通常會說因為什麼事情?我有什麼感受?我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受?如果你怎麼做(改進)我會很開心。

或者是我有這樣的感受,可能是因為A事情的什麼什麼,加上B事情的什麼什麼……所以我有這樣的感受,同時我也很在意你的感受,我可以改進的有哪些,如果你怎麼做(改進)我會很開心。

最後結論的時候先感謝對方聽我說話,我很愛你,然後提出自己的需求,可能是希望對方道歉或者是改進的地方。在態度上呈現我知道你有權力說不,我也可以聽到你說不,但是我很感謝你,我自己也有我自己的問題,如果你願意聽我的聲音並採納我的需求的話,我會更感謝更愛你更有安全感。

如果這是一個良好的溝通的話,就可以逐漸地建立自己的安全感機制,跨越M常常會覺得自己會被丟掉的焦慮感。即使我提出要求,但是對方聽我說話並且接受我的想法,而且沒有把我丟掉,這就會是一件很棒的事情。不過如果是非常重大的事情的話,我會抱著說出來之後就此分手的覺悟啦。

除了溝通的內容之外,溝通的環境也會有影響。有些事情可能就會比較適合面對面談,如果一直無法見面的話,則會思考是否能視訊或講電話作為替代方案。而文字的溝通,一來太常容易會給人壓力,二來每個人對於文意的解讀會有落差。在母語使用上更可能會有曖昧不清的狀況(用修詞修飾)。所以我會偏好如果真的很長又有打出來的話,除了給對方看之外,還會朗讀自己寫的東西,並補充自己會這麼說的意思。如果沒有真的打起來、轉身離開、或是掛電話的話,我會要求對方把全部聽完才準離開(笑)。雖說如此,在態度上仍然可以是低微的(並不是卑賤的),虛心的表達感受,傳達我不是想傷害你,並且愛著你、在乎你,但我有話要說。


蒼月流:「如果有了在各種痛苦中是不是分開比較好……可以的話請冷靜的看待,可以自己把好壞一一寫出確認會比較好……想要的東西,所求的東西,對方給予的東西,不足的東西……」


我也很喜歡Est講的一句話「得到感受回饋是S應得的獎勵」,無論是在實踐後或是關係中,其實作為S方也很在意M的想法,但M有很多小劇場阻礙了把話說出口(擔心自己被丟掉/想法不受重視)。

最後我認為關係是人定義出來的,無論是SM/Ds、奴隸/寵物,這些都只是被限定出來的名詞。而這些名詞的產生應該是幫助我們去認識喜歡的東西,快速地尋找到相同喜好的人,而非反過來限制我們只能在名詞的規範中從事那些東西。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童年創傷

別再拿這件事情來審核了